春天的美味

发布时间:2019-03-04 11:14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蔡占奎,郑先瑾 编辑:张国帆
春回人间,万物萌动。春天把温暖和绿色带给我们,众多的时令野菜也随之而来,在我们跳动的味蕾上演绎着别致的春天。

pc蛋蛋后二:中央文化干部管理学院艺术学院项目主管王聪丛、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儿童博物馆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旎、山东美术馆教育推广部主任赵军担任分论坛主持。

QQ图片20190303193110(119530)-20190304111131

蔡占奎

春回人间,万物萌动。春天把温暖和绿色带给我们,众多的时令野菜也随之而来,在我们跳动的味蕾上演绎着别致的春天。

春天最早可以挖来吃的野菜当是蒲公英。蒲公英是对春天最敏感的一种植物,春风吹过,大地苏醒,它就迫不及待地伸出了自己娇嫩的小芽,几天后,植株就有五六片叶子了。蒲公英没有异味,拿来做菜非常简单,只需把它择洗干净即可,蘸上农家的豆酱吃上一口,真是爽口极了。蒲公英的维生素含量非常丰富,具有清热解毒的功能,很适合早春季节食用。

香椿是春天的另一美味。香椿树不大好看,其树皮黝黑粗糙,可它的叶子美得迷人。春天一到,那些高大枝丫上新生的叶芽嫩绿中透着紫红,散发出一股类似兰花的幽香。香椿营养丰富,吃起来风味独特,味道既浓烈又清淡,仔细咀嚼后,那股悠长隽永的滋味更加浓郁。香椿既可熟吃亦可生嚼,摘一片叶芽放在嘴里慢慢嚼,淡淡的清香里略带一点苦涩,细腻醇和得如清风拂过。香椿芽炒鸡蛋应该算是绝配了,新鲜土鸡蛋配上清香扑鼻的香椿芽,那股浓郁的香味即使隔着几户人家都能闻到。采一把香椿,嗅觉里全是春天的气息,味蕾上全是春天的甜蜜。

荠菜也是嗅着春天的气息而来的。如果野菜们论资排辈,荠菜绝对是上品的,我国古代不少名人就对它情有独钟。黄庭坚歌颂荠菜可谓别开生面,一句“墙阴老春荠”,形象地描绘出荠菜家族生长的特殊环境。把荠菜写得最美的当数杨绛先生《隐身衣》中的“三月三,荠菜开花赛牡丹”。荠菜模样与菠菜十分相似,有一股独有的清香,开了花的荠菜虽然灿若星辰般美丽,但不能再吃,因为它的根茎已经老了,应选择那些个大无花、叶子肥硕鲜嫩的,挖回摘去粗茎洗净晾干水分。荠菜吃法很多,可凉拌可清炒,最好的吃法是做馅包饺子和包子。包好的饺子、包子,一个个白生生、绿荧荧,像未经琢磨的玉坯,煮熟盛入盘中,又像极了翡翠雕琢的工艺品,它那特有的清香扑鼻而来,吃在嘴里口齿生香,留在胃里妥帖踏实,那是一种来自春天泥土深处的纯粹味道。荠菜清肝明目、中和脾胃、止血降压,民间不仅有“阳春三月三,荠菜当灵丹”的谚语,还流传着“春食荠菜赛仙丹”的说法,由此可见,它不仅是佳肴一碟,更是灵药一方。

“绿稀红暗非我事,且拿野蕨作蔬盘。”古人称蕨菜为紫蕨、蕨萁,民间称蕨菜为龙爪菜、如意菜,因为蕨菜蜷曲的嫩尖就像小孩的拳头,故又称为拳头菜。新鲜采摘的蕨菜食用前必须在沸水中浸烫,再用冷水过凉,以此清除蕨菜表面的黏质和土腥味。蕨菜可炒可煮、可烧,可熘可拌,也可盐腌干制,吃法多样,皆是可口的“野味”。蕨菜炒肉丝、蕨菜焖鸡蛋、蕨菜炖豆腐,风味各异,常啖不厌,妙不可言。蕨菜与竹笋同炒,不仅颜色一白一青让人悦目,而且鲜爽脆嫩也有区别——笋的脆嫩爽口有质感,蕨在清脆滑润中有馨香。若用蕨菜制馅包蕨菜春卷,那更是春天的美食——将春天卷起来极具诗意,单是看看就倍感悦目,举箸入口,清香扑鼻,别有一番滋味。蕨菜炒虾可谓人间至味,虾是天下第一鲜,将它与鲜嫩蕨菜共炒堪称绝配,那鲜嫩的味道实在让人着迷。豆豉炒蕨菜也是许多人的所爱,饱满的蕨菜配上豆豉和腊肉,红绿黑多种颜色点缀其间,既好看又可口,让人百吃不厌。

春到人间野菜香,春天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掰着手指头数都数不过来,让我快乐地咀嚼着各种生鲜时蔬,去享受味蕾上的春天吧。(图为做糍粑 郑先瑾 摄

责任编辑:张国帆